江临桥

东风不与周郎便。

金凌今天也很委屈!!!

有玩名朋的嘛_(:з」∠)_
新皮,金凌1893。

你缺一个金凌吗,戏渣的那种|・ω・`)。
不知道,有没有,想绑专渣凌的x。

《如果》/喻黄/01


        如果只是如果,希望现实能够像梦幻一样美好,但这样却少了那些坎坷波折,那些磕磕碰碰,以及,我与你的每一个夏天。
       
        “班长啊……”黄少天趴在位置上又发出一声叹息。
        正值盛夏,天气闷热,叫人透不过气来。
        “班长啊……”
        “班……”
        “少天,别吵了。”
        “班长我快热死了嗷嗷嗷嗷嗷嗷!!!”
        喻文州瞥了一眼这个教室里唯一还健在的“最低配备”风扇——班主任软硬不吃,回绝掉了学生们要装空调的强烈意愿,并摇头晃脑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你们,就是‘斯人’,动不动吃苦啊,古时候的设备都没你们这好”这样一系列的话又告诉学生们开风扇也必须要经过老师的同意实在让人气愤却不能反抗。同学们都趴在桌子上安安静静的做这样一个“斯人”。
        喻文州推开了窗子,一股风夹杂着闷热迎面扑来——更热了啊。默默地把窗户拉到只剩一只胳膊的宽度后,喻文州整了整衣领,坐了下来继续看书。
        
        不一会,黄少天便趴在桌上睡着了,背一起一伏。喻文州杵着脑袋,看黄少天。
         认识黄少天多久了。
         从小就认识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竹马竹马吧”。喻文州“噗”的一声,忙捂住了嘴,暗暗自责自己这种想法,好像有那么一点逾越的成分了,喻文州摇摇头,拉了窗帘。
       
        
         “吊车尾的!你这次要是还是这样,我们可就不带你了!”黄少天指着喻文州喊道。其他人在旁边附和着。
         黄少天是这帮孩子中的“孩子王”,其他人都喜欢和他玩,只有一个人除外。
        大家那么欢欢脱脱地一起玩着游戏,只有他安静地坐在台阶上,晒会太阳,画会画,不管黄少天怎么在他前面晃来晃去,他都当做看不见似的。
        至于后来,就是黄少天支使了一个小孩去把他拉过来一起玩,但黄少天确确实实后悔了,喻文州没有他想的那么意料之外的厉害,他也实在想不通。
        “少天,加油啊。”
        是初二的足球比赛。喻文州在放学后陪着黄少天一起练,黄少天却一直因为与王杰希在一队耿耿于怀——大概是发挥可能会收到压制,再说他们本来就是敌对。黄少天狠狠踹了足球框门一脚。
        “少天……”
        “少天……”
        画面一闪而过,让黄少天感到朦朦胧胧的。

         “啊——”黄少天突然坐起,惊喘着气,他摸了摸鼻子,又捏了捏脸,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是梦啊。
        “黄少天同学,上课请不要大声喧哗!”老师扶了一下眼睛,锐利的眼刀戳到黄少天身上。
        “是是,抱歉了老师,下次不会了。”黄少天回答。
        黄少天咬着指甲盖,回忆着刚才让他惊醒的最后一幕——喻文州亲了他。
       梦中的当事人此时好死不死地来了一句:“少天,没事吧?”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没事当然没事班长你担心多余啦好了快听课吧。”黄少天撇过了头,耳根已经红了。
      “没事就好。”
     怎么会……没事呢?
     春天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不对不对,我对着班长做这种梦才是重点吧?班长是男的啊醒醒啊黄少天又不是哪个温香软玉的妹子你害羞个什么劲啊!黄少天烦躁地挠了挠头,决定应该和喻文州先保持距离好了。

----------------
啊先这样吧。请多指教。

感觉是这样……iOS哭晕。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jpg。

《神与恶》


#20170210喻文州生日快乐。#大概会ooc……吧?#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喻文州坐在书桌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左手食指在桌上一下一下地叩着。
       “少天。”喻文州拿起一边的咖啡抿了一口,皱了皱眉,“过来一下。”
       黄少天裹着被子赖在床上盯着喻文州。
       “少天。”喻文州转过头,看了一眼黄少天。
       黄少天的脸在灯下显得苍白。黄少天撇撇嘴,不情不愿地下了床来到喻文州旁边。
       “这边稍微有点瑕疵,你试试用马克笔涂一遍……”喻文州指指戳戳点出了几个地方,然后又重新看了一遍,“行,你去改吧。”
       “知道啦知道啦。”黄少天应着,拿起板子坐到软垫上。
       喻文州打量了一下黄少天,道:“去穿拖鞋。快点。赤脚踩在地上可是会着凉的。
       黄少天闻言,一把拉过被子,把脚缩回来,下一秒就裹成了个球。
       “组长你真是越来越老妈子了!”
       “噗。”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咳嗽两声,“有吗?别耍嘴皮子了快画你的吧。”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喻文州是在青训营与黄少天认识的。
        专职暗杀。
        蓝雨青训营。
        自开始,黄少天便在青训营中算是有名了,风头大盛。能得到门主赏识的人,且同龄,谁不会去巴结。
       喻文州则例外。
       每次训练完,喻文州便拿起硬皮本穿过那一片“黄少!黄少!”的叫声中。
       几次下来,黄少天终归有些不满。
       “喂!你!站住!”黄少天冲走在前面的人喊道。
       喻文州侧过了身:“有什么事吗?”
       “你不知道我吗?”
       “知道。”喻文州点点头。
       “知道还把我当透明一样……”黄少天嘟哝着,问道,“来打一场吗?”
       喻文州笑了笑:“世事不因打斗而存在。再说,你我的差距,也不是看不出来吧?你可比我好了一大截,与其有时间干架,不如好好训练。”
       “你……!”
       “每个人都有信仰都有喜欢的东西,像他们,现在喜欢你。我信奉神,对这一切自是毫无兴趣。”
       双方都伫立了一会儿,黄少天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无趣。”喻文州眯着眼睛看黄少天离开后,也回了自己的宿舍。

       竞技场上。
       黄少天在台上扫了台下的人一眼。
       “我……想和喻文州比试。”
      台下立即轰炸。
      “咦,是那个吊车尾啊。”
      “黄少你是怎么了?”
      “和吊车尾比那不是吊打吗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咬了咬下唇。
      啧,这家伙真是……
      “不过不是那种打架的比试。”
      “请给我们在划好的森林领地内放一百条蛇。”
        “一分钟,比谁杀的多。”
       台底下再次鼎沸。
       “肯定是黄少赢!”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啊。”
       “估计这吊车尾没救咯。”
       喻文州没有说话。
       进入森林那一刻,喻文州在胸前比划了一个十,心中默念着。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有正直的灵。

       “嘻,抓住你了,第三十五。”黄少天捏着一条黑蛇的七寸,“怎么样,逃不掉了吧?”
       身后传来枯叶窸窸窣窣的被踩动的声音。黄少天刚想转头一看,却没想到脖子上一股冰凉的寒意。
        “别动!”喻文州喝了一声,出手将黄少天脖子上的蛇拎起来甩到了地上,喻文州想用手里那根较结实的木棍戳死那条蛇时,蛇哧溜一下缠上了喻文州的小腿。
        “嘶——”喻文州倒抽一口冷气,黄少天出手也甚快,捏死了手里那蛇后马上处理了喻文州腿上那条。
       黄少天作势要背起喻文州,喻文州推开了黄少天,自己踉跄着站起,低着头走了几步。
        “……喂!你这样不行的!”黄少天跑上去扶着喻文州,“我说,逞强可不行啊吊车尾。”
       喻文州瞥了一眼黄少天,便没再说什么。
       两人走出森林已是暮色。出来的时候,喻文州紧咬着下唇,浑身抖个不停;黄少天则直接扑街,让他们去帮喻文州。

       神明吗?可笑。
       喻文州抽出了书架上的那本圣经,丢进了壁炉里,看着火一点一点地焚烧、吞噬着这本书,直至书化为灰烬。
       “组长——这样可行了吧?”
      喻文州接过来看了看,点了点头,“可以了。真是麻烦少天了。”
       “哈哈哈组长你太见外了,哪里麻烦了啊,本来就是要一起出的嘛,总不能总让你来吧,不然就显得我像捆绑上的菜包一样了……组长!……你的手。”
       喻文州改为右手拿着板子,左手垂下,隐于黑暗,看着黄少天,笑得很温柔:“怎么了吗?”
       黄少天盯着他的左手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的眉又展开了,接着黄少天也笑了笑,道:“没事,大概是我看走眼了吧,好像看见组长的手出血了……不过怎么可能啦,组长这么爱惜自己的手。”
       喻文州抬起左手给黄少天看了看,什么伤口也没有,他道:“应该是你看错了吧,少天,现在一点,已经很晚了,去睡吧。”
       如果没有看错。黄少天心里想着。如果真的没有看错,那我……看到的是一个黑色影子跪在组长手旁舔舐着他手上的血。
       “真是让人难懂呢。”黄少天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什么?”
       “没什么,那么,组长晚安啦。”
       “晚安。”喻文州说道,拿着板子的手关节微微泛白,旋即,喻文州叹了口气,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是啊。
       这算是应了黄少天那句“真是让人难懂呢”。
       喻文州走到窗前,眼前一片繁灯照耀。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有正直的灵。
       -神,请保佑我。
       “哼。”喻文州冷笑了一声,回头看了看黄少天,一种复杂的眼神。悲悯,心疼,愤怒。
黄少天其实早该死了的。
       那次刺杀行动中,占卜师就告诉喻文州了,黄少天回不来了。
       但是为了黄少天,喻文州抵上了一切,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
       喻文州又转过头,背对着黄少天,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还有清冷的月光。
       真是看不懂了啊。
       也真是奇怪啊。
       “组长。”
       “嗯?”
       “我还有一句话对你要说。”
       “什么?”
       “生日快乐。”
       喻文州笑意更盛。
       其实也没有看不懂吧……。

#今天的晴明进击欧洲成功了吗?#


每天都是这样,扒拉一些小成就啊领个奖啊完成每日任务啦什么的。
晴明一脸肾虚地回了房间,关上了门,作瘫死状躺倒在地,盯着天花板琢磨着其他事。
“……晴明大人,您在吗?”门“笃笃”响了两下,传来了一只式神的声音。
“什么事?说吧。”晴明站了起来,走上前去开了门。门口站着姑获鸟。隔壁寮里的。
院里的神乐走了过来,一脸歉意:“晴明,我和姑获鸟要出去有事,寮里的孩子不太懂事,麻烦你照看一下,行吗?”
晴明呆了三秒,晃了晃脑这才清醒。
“嗯……当然可以。

结果到隔壁寮里照顾式神的晴明一脸崩溃。
阎魔:“下午好,晴明。”点了个头然后继续给鬼使黑白两人分配任务去了!!!
茨木童子:“哦哟,晴明来了啊。哎哎……吾友!”然后继续扑向走到一边去的酒吞童子冒爱心了。
大天狗则是瞥了一眼晴明之后又继续催促身旁的那只十级奶狗:“快点。”
让我照看个鬼啊!!!这不是挺懂事的吗!!!晴明的内心是崩溃的。
看到了欧皇神乐的阴阳寮后,晴明下定了决心要抽一只ssr。
晴明拿了n张蓝符。
画了几张后,晴明进行了召唤。
晴明捂住了眼睛,三秒之后,微微地挪了挪小拇指,手中露出一点能看的缝隙。
是“天狗”两个字。
晴明顿时感到兴奋:阿爸我苦战多年终于修成正果,ssr,大天狗,阿爸来啦!
然而事实总不尽人意。
鸦天狗,r级式神。
“今天的阿爸也很沮丧呢,真是辛苦。”本寮的姑获鸟感叹了一下,继续带狗粮【划掉】孩子去了。

《繁花与共》(1)[双花]

#并不知道可以写多少,或者说写多久。

#突如其来的脑洞。

#看着开心就好。

#预祝新年快乐。


       清点完寝室里的人数以后,张佳乐一骨碌爬上了自己的床,拿起放在枕边的书盖在脸上。

唐昊在阳台上朝楼下喊话,几声之后,张佳乐忍不住掀开了搁在脸上的书,皱眉道:“唐昊你⋯⋯”

     “班长!”唐昊回过了头来打断了张佳乐的话,“前班长叫你。”

张佳乐愣了一下,偏过了头,“哼,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可能再回来。”

     “是孙哲平,就是他。”唐昊说完,又朝楼下喊了一句,就回了自己的床位。

       张佳乐拿起屏幕突然亮起的手机,上面明晃晃的一条信息:XXXXXXXXXXX-张佳乐,下楼。孙哲平。

       张佳乐马上一个鲤鱼打挺弹坐起来,爬下床跑到阳台边,便看到了孙哲平。

       孙哲平落下了口罩。

     “张佳乐!⋯⋯”

     “我不下来!”张佳乐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下不来!到时间了才开门你又不是不知道!”

     “⋯⋯”

     “那就到时间了再下来!”孙哲平回道。


       其实是可以跳下来的,二楼。而且两人以前也不是没跳过。

孙哲平还没转走时的一个冬季,新出了一部电影,听大众点评还蛮好的。和室友几个说好请假及理由的事后,二人走到阳台那儿。

     “大孙。”

     “乐乐。”

     “You jump,I jump.”

     “滚,说人话。”

     “小哥哥你先跳你先跳!我有点虚还不行吗?”

       孙哲平一下站在护栏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跳了下去,稳稳当当地落地。

       而在张佳乐视角则是这样的:大孙真跳了,真的……傻啦吧唧地……跳下去了……天啦噜!!!苍天大地祈祷大孙不要有事啊!!!还有我!

       张佳乐双手合十在胸前,憋气,一会儿,中气十足地大喊了一声:“姬丝美莎,赐我无上的力量吧!”

    “啪”,张佳乐落地了,只是重心不是很稳,摔地上了。那一刻的张佳乐,内心是泪流满面地想到——原来跳楼这么简单啊喂!

       一路上,张佳乐尽力压住自己因为右脚行走而隐隐作痛发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求了父母又求祖宗不要让孙哲平听见,否则肯定会因为脚疼这种小事带自己去医院之类的看不成电影。再说,张佳乐很讨厌充斥了整个医院的消毒水味儿。

       结果就是看完电影后,张佳乐脚疼得实在走不了路,孙哲平蹲下挽起张佳乐的裤脚一看,整个都青肿了。

       孙哲平背着张佳乐去医院,一边去一边唠叨着。

    “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这么爱唠叨⋯⋯哎!哎哎疼,疼疼疼⋯⋯轻点!”

      孙哲平白了张佳乐一眼,“那你还想怎么样?整条腿都废掉吗?”

   “没这么严重的啦~”

   “有事就说,不然哪一天把自己憋死了。”孙哲平又瞪了张佳乐一下。

   “好好好,大佬,都依你都依你。”

     后来,就再也没有这种事发生了。


     张佳乐看了眼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心中想着不急不急,便把箱子拉出来,脱下校服换了套衣服,再围了一条米色围巾,口中哼着小曲。

     张佳乐心情好上了几个档次。


论清光安定收了多少广告费的故事

啊啊啊啊啊啊开心www_(:з」∠)_
叶神生日快乐!
激动得语无伦次_(:з」∠)_